來源:齊魯網作者:本網記者我來說說複製鏈接2014-09-25 08:45:09 [提要]村裡證件、手續齊全的合法小商鋪,大白天卻遭到50多人開著挖掘機強行拆遷,至今事情已發生四個多月,家住濰坊臨朐城關街道辦東朱堡村的遲鎮芝,卻仍在四處討說法。

  2014年5月3日,在濰坊臨朐城關街道辦東朱堡村,遲鎮芝苦心經營20年的小賣部,突然被硬闖的40多人外加一部挖掘機,夷為平地。圖為遲鎮芝所提供現場照片。

  “傢具、家電、做生意的欠條、貨物,收藏的糧票布票和老版人民幣,甚至孩子上學的學籍,都沒有了,好不容易掙來的血汗錢全都毀了。”遲鎮芝的妻子告訴記者。圖為遲鎮芝提供照片。

  拿著一堆手續材料,遲鎮芝怎麼也想不明白“明文規定的合法房產”為何成了“違法建築”呢?圖為遲鎮芝提供照片

  遲鎮芝提供給記者的相關材料及手續複印件。遲鎮芝家裡的門市部是1995年建的,當時臨朐縣紙坊鄉建設服務站辦理的《村鎮規劃選址意見書》、臨朐縣規劃國土局批覆使用的《建設用地審批表》、《徵用土地協議》等相關文件手續,他都保存完好。
  齊魯網濰坊9月23日訊(本網記者)村裡證件、手續齊全的合法小商鋪,大白天卻被50多人開著挖掘機夷為平地。至今事情已發生四個多月,家住濰坊臨朐城關街道辦東朱堡村的遲鎮芝,卻仍在四處討說法。
   苦心經營20年小商鋪 四十多人開挖掘機夷為平地
  2014年5月3日,在北京打工的遲鎮芝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天早晨6點多鐘,在老家濰坊臨朐城關街道辦東朱堡村,苦心經營20年的門市部,在短短的十幾分鐘內,突然被硬闖的40多人外加一部挖掘機,夷為平地。
  望著眼前一堆東倒西歪的殘垣斷壁,遲鎮芝的妻子和老母親哭喊著,“來了40多個人,開著挖掘機,貨架全砸了,煙酒茶批發的火腿腸、小百貨,還有鍋碗瓢盆全都在裡面,拿不出來了……”
  記者瞭解到,遲鎮芝家裡的門市部是1995年建的,當時臨朐縣紙坊鄉建設服務站辦理的《村鎮規劃選址意見書》、臨朐縣規劃國土局批覆使用的《建設用地審批表》、《徵用土地協議》等相關文件手續,他都保存完好。
  遲鎮芝說,自己的門市部自從開張生意一直都不錯,日用百貨、油鹽醬醋茶,既方便了村裡的老少爺們兒,自己的收入也有了起色。
  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合法房產竟遭到拆除。
  合法房屋成“違法建築”? 村委、街道辦先後下拆除通知
  其實,在門市部被拆之前,遲鎮芝就已經先後接到了東朱堡村委會和城關街道辦事處下發的“限期拆除通知書”。
  根據遲鎮芝提供給記者的兩份“通知”,第一份是在4月22日,村委“通知”說遲家門市部為承包村委土地,要求3天之內必須清理完畢;隔了4天,城關街道辦事處又下發了“限期拆除通知書”,認定“房屋屬於違法建設,限於4月30日前拆除,否則本機關將依法處理,由此引發的損失後果自負”。
  兩份“通知”認定,遲鎮芝的門市部屬於“違法建築,且歸村集體所有”。
  然而,在臨朐縣規劃國土局下發的《關於紙坊鄉大譚馬村譚清盟等五十三個單位及個人補辦使用土地手續的批覆》中,第2條就是“遲鎮芝建門市”,“使用本村未利用土地283平方米”。
  另外,在1997年7月15日,甲方臨朐縣規劃國土局與乙方紙坊鄉東朱堡村代表高洪昌簽訂的《徵用土地協議》中,也清楚地寫著“付款時間為每年的7月30日以前,待縣政府批文正式下達後,方可交付土地使用權”。很快,在1997年8月27日,臨朐縣規劃國土局蓋章批覆,“同意使用”。
  遲鎮芝表示,從1995年至今,他每年都會向村委會交付300元承包費。“憑什麼拆我們的房子?說我們是違規建設,我們蓋了多少年了,怎麼違規?以前不違規,怎麼現在就違規了?你修路礙事就說我們違規?”
  拿著一堆手續材料,遲鎮芝怎麼也想不明白“明文規定的合法房產”為何成了“違法建築”呢?
  農村商品房一平米只補貼400元 拒簽協議被拆
  “城關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和朱堡村村幹部幾次到我家商談拆遷事宜,但由於拆遷補償標準太低,還不夠建設成本,未能達成拆遷協議。”
  遲鎮芝向記者透露,城關街道辦事處為了做通他家的拆遷工作,街道辦事處停止了遲鎮芝表哥馬光學(紙坊小學老師)的工作,讓他給遲家做思想工作。
  “一開始他們說只能給我9萬元,相當於一平米只補貼400塊錢,”遲鎮芝說,他的房子既是臨街房,又具有商品房屬性,這樣的房子在當地一般是按照一平方米3000元進行補貼的。
  原來,遲鎮芝門市部前面是通往石門坊景區的柳泉路,今年4月26號到10月26號柳泉路要改造,拆遷價格談不攏,所以拆遷協議一直沒有簽。
  “最後,臨朐縣城關街道辦事處副主任王霞撇下一句話,就12萬拆就拆,不拆就強扒,就是因為你證件齊全才扒,拿你嚇唬嚇唬下邊的人。”遲鎮芝告訴記者。
  最終,在遲鎮芝沒有答應的情況下,150平米左右的房屋被拆除。
  “傢具、家電、做生意的欠條、貨物,收藏的糧票布票和老版人民幣,甚至孩子上學的學籍,都沒有了,好不容易掙來的血汗錢全都毀了。”遲鎮芝的妻子欲哭無淚。
  報警調查三個月無結果 街道辦答覆房屋系城管局所拆
  自己家的門市部突然被一伙人強拆了,守著這堆廢墟,遲鎮芝又氣又怕,沒辦法,他們第一時間就報了警。
  “派出所的民警來了,拍了照,說回去給查查。”當地派出所民警告訴遲鎮芝,案件已經轉至治安大隊,隨後,他又立即聯繫了臨朐公安局治安大隊。
  房子到底是誰拆的,到底是什麼原因拆的?可是,民警一直說在調查中,至今也有沒有結果。
  過了二十幾天,遲鎮芝收到了臨朐縣人民政府城關街道辦事處《關於東朱堡村遲鎮芝反映問題的答覆意見》。
  《答覆意見》中稱,遲鎮芝所反映的房屋建在該村承包地上,未與村委簽訂承包合同。同時,“意見”中提到,經城管部門調查,遲鎮芝符合規劃建設條件的僅有50平方米且未辦理土地使用手續,其它建築屬違法建設。另外,“意見”中明確表示,臨朐縣城管局城關中隊於2014年5月3日依法對遲鎮芝的違法建設進行了拆除。
  記者求證 街道辦負責人電話一直在“通話中”
  9月24日上午,齊魯網記者分別電話聯繫了臨朐縣規劃國土局和臨朐縣城關街道辦事處進行求證。
  電話接通後,臨朐縣規劃國土局的工作人員表示“需要進一步瞭解情況”後再答覆。
  隨後,記者又多次撥打了臨朐縣城關街道辦事處主任的電話,結果是“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合法的房屋被拆了,為何要私自強拆?強拆後該如何賠償當事人損失?
  遲鎮芝說,無論如何,都要討個明白的說法。
  齊魯網記者將繼續跟進調查。  (原標題:臨朐經營20年小賣部被拆 報警調查三個月無結果)
創作者介紹

煙花

rh62rhtzc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