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連所在的蘭州軍區某特戰旅,享有“天狼利劍”、“西部尖刀”的美譽。而八連就是這柄“利劍”的劍鋒、這把“尖刀”的刀尖。
  這個英雄連隊有著75年的光榮連史,英勇善戰的基因早已融入連隊血脈。在八連,官兵人人掌握3種以上武器,人人精通特種射擊、格鬥捕俘、駕車操舟等30多種特戰技能。
  蘭州軍區首長看過八連的演練後說:“八連是個能打仗的部隊,是個不怕死的部隊!”
  比武都要拿第一
  “不管什麼比武,我們八連都要拿第一!”這是八連官兵的信條。戰場無亞軍,拿不到第一就是失敗。
  2010年7月,中巴“友誼—2010”反恐聯合訓練期間,戰士彭星擔負自動步槍快速射擊課目演示任務。5秒鐘不到,彭星乾脆利落地完成戰術接敵動作,一陣清脆的槍聲響起,10發子彈全部命中,彈著點密集分佈在人頭靶額頭以下、脖子以上!
  被戰友們稱作“冷面終結者”的彭星,那時還是個入伍不到兩年的新兵。
  拿第一的本事和自信從哪裡來?彭星摘下訓練手套,手掌上滿是厚厚的老繭,撩起褲腿、輓起衣袖,膝上、肘上同樣是厚厚的老繭。“我們全連的戰士都是這樣。”他說。
  八連的演習從來不是“演戲”。去年7月,連隊奔赴海拔4300多米的雪域高原,進行跳傘訓練。
  那一天,碧空如洗,萬里無雲。第一次跳傘的戰士朱寶利,緊隨前面兩個戰友,縱身躍出機艙。他心中計算著時間,5秒鐘過去了,本應打開的降落傘還沒開!
  朱寶利冷靜地找到了“癥結”:原來是步槍掛住了傘繩。大地撲面而來,耳邊風聲呼嘯,在距離地面大約200米時,高速墜落的朱寶利果斷割斷主傘傘繩,拉開了備份傘。
  他安全降落到高原上,與死神擦肩而過。第二天,連隊幹部想讓朱寶利留下來休整,卻被他斷然拒絕:“不,我還要跳!”
  那次跳傘訓練,八連的官兵以海拔5500米的總高度,創下了全軍特種部隊高原傘降的新紀錄。
  強將手下無弱兵
  在蘭州軍區某特戰旅,有人統計過,全部軍官中有38人曾在八連當過兵、任過職。官兵們評價:八連出來的幹部,關鍵時刻沖得上去,艱巨任務拿得下來,各個都是好樣的!
  特戰旅現任旅長王炳軍,就曾是八連的兵,也當過八連的連長。
  那一年,八連擔負山地追剿課目演練任務,全連每天都在高山深谷間摸爬滾打。演練有一項內容——三角翼飛行器俯衝射擊,每次官兵操縱飛行器,離地面很高時就忍不住開始對“逃敵”射擊。
  王炳軍看了,連連搖頭:“這不符合實戰要求,離那麼遠怎麼能打中敵人?”但他也清楚官兵心頭的顧慮,身邊都是懸崖峭壁,飛行器俯衝太低,容易出事。
  “看我的!”王炳軍登上飛行器,嫻熟地操縱著這隻“大鳥”飛向藍天。偵察到“逃敵”後,他迅速降低高度,俯衝到離地面很近時,手中的步槍怒吼起來,靶標紛紛中彈。
  那一天,他連飛了3次,給連隊官兵做示範。
  幹部站排頭、打頭陣、當先鋒是八連一條不成文的“軍規”。八連現任連長魏巍,臉膛黝黑、精幹英武,被稱為“西北槍王”。
  其實,魏巍不僅是神槍手,格鬥、攀登、跳傘、武裝越野、武裝泅渡……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前年,他參加軍區狙擊手比武,一舉奪得金牌。
  去年,總部組織全軍特種兵比武競賽。八連有18名官兵入選,其中就有魏巍。有人勸他:“你拿了那麼多金牌,身上又有傷病,何必再攬這苦差事?萬一失手可就砸了‘槍王’的牌子。”
  魏巍笑著說:“這次比武,咱們連去的人占全區參賽隊員一半,我這連長不頂上去,咋行?”
  比武場上,他帶領一個小組在城市反恐作戰行動突入營救課目中,勇摘桂冠。這次比武,八連參賽官兵有6人榮立二等功,6人榮立三等功,連隊榮立集體三等功。
  去年5月15日,八連參加跳傘訓練,魏巍在外執行任務,指導員張貴新就帶領戰士參加訓練。
  輪到八連登機時,戈壁灘上的風越刮越大。作為連隊的領頭人,張貴新迎著呼嘯的狂風,第一個躍出機艙。八連跳完,跳傘訓練就因為風太大被上級中止了。
  強將手下無弱兵。去年6月,八連參加集團軍考核,武裝越野,全旅第一;武裝泅渡,全旅第一;野外綜合演練,全旅第一;綜合成績排名,還是全旅第一!
  軍人榮譽重如山
  八連擁有75年的光榮連史,英勇善戰是這個英雄連隊的傳統。
  20多年前,在邊境自衛反擊作戰的一次戰鬥中,面對被熊熊烈火包圍的戰友,八連指導員張新奎高喊一句:“拼了!”縱身躍入火海,救出14名戰友,自己卻壯烈犧牲。張新奎被中央軍委授予“捨身救戰友的模範指導員”榮譽稱號。
  10多年前,八連連長何健參加第八屆“愛阿納·突擊”國際偵察兵比武,在與世界各國頂尖高手的較量中,同樣甩出一句:“拼了!”拼死一搏,捧回了國際偵察兵最高榮譽——“卡列夫勇士獎”。
  八連的榮譽室,是全連官兵心中的聖地。新兵下連第一課,就是參觀榮譽室,聽幹部骨幹講連隊的歷史;老兵退伍最後一課,還是走進榮譽室,回顧軍旅生涯;執行急難險重任務,全連官兵都要在榮譽室誓師出征。
  連隊的榮譽,軍人的榮譽,在八連官兵心目中,重如山,高於天!
  2012年8月,特戰旅一年一度的“天狼集訓”拉開帷幕。八連有5名戰士參加這次集訓。集訓中最殘酷的就是“魔鬼訓練周”——在這8天8夜裡,實行全程淘汰制,許多參訓人員都在這個環節出局。
  訓練中,在燃爆催淚瓦斯的模擬毒氣室里,官兵們不准戴防毒面具,他們被嗆得口吐白沫,眼淚鼻涕橫流,八連5名戰士手拉手,寧死也不出來。
  野戰生存課目中要生吃蛇肉,八連5名戰士同時站了出來,吃下那令人難以下咽的腥膻野味。
  集訓結束,八連5名戰士全部過關,是唯一沒有被淘汰一人的小組,5人都被旅里評為“天狼勇士”。
  2013年夏天,八連參加的一場對抗演練在祁連山麓拉開戰幕。二班長戴強帶領一個小分隊,趁著夜色對“敵”進行縱深偵察。
  距“敵”前沿還有3公里時,戴強命令:“脫掉陸戰靴,隱蔽前進!”戰士們二話沒說,脫掉陸戰靴繼續前進。
  雜亂叢生的駱駝刺、棱角分明的石塊、隨時出沒的蛇蝎,穿著襪子行軍的特戰隊員們全然不顧。藉著夜色掩護,他們神不知鬼不覺插入了“敵人”陣地。
  完成任務歸來,官兵們才發現腳上凝固的血已經把襪子和腳底粘在了一起。大家卻笑著說:“八連的榮譽是前輩用鮮血換來的,咱們流這點血,算什麼?”
  血寫的榮譽,彰顯著軍人的血性,也續寫著新的輝煌。八連連續23年被評為“軍事訓練一級單位”,兩次榮立集體一等功、9次榮立集體二等功。  (原標題:西部尖刀連)
創作者介紹

煙花

rh62rhtzc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